甘肃对鄂“绿码”人员增加核酸检测,专家:外省无需效仿


其次,信息缺乏透明性,政府公信力下降,造成社会恐慌。MERS暴发初期,韩国政府由于担心医院信息公开会造成该区域内民众恐慌,坚持拒绝公开收治患者医院名单。这导致了本没有感染MERS的民众因为不知情而去了收治MERS患者的医院,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感染MERS病毒,之后又去其他医院求诊,造成了病毒的二次传播。由于信息不公开,民众对疫情真实情况充满疑惑,知情权大打折扣,对政府不信任的急剧增加,甚至导致对医疗专家判断和建议也充满怀疑,政府公信力自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件后再次大幅下降,加剧了谣言的传播与社会的恐慌。由于政府未能及时公开疫情信息,民间网站 “MERS MAP”甚至被称为“悲伤的自救之策”——本该国家做的事情却让个人去承担。

在MERS疫情之后,韩国痛定思痛,大力改革公共卫生管理制度,而且针对MERS疫情时信息不透明问题颁布《公共卫生信息公开法规》。同时,以保健福祉部为首,各地、各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发布“MERS白皮书”,总结MERS的应对教训。其中,保健福祉部的白皮书还制定了针对公民、医疗机构负责人与医生、保健福祉部与疾病管理本部、地方政府与议会、媒体等其它相关部门与机构等各个主体的传染病行动要领,以期提高个人认知以及社会共同认知,改变韩国社会普遍长期存在的“责任回避模式”。这些举措使韩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时具有了迅速的反应能力。

不过,经过暴发后一个月来的“严测死追”(检测、追踪),韩国的疫情于近日得到有效缓解。其抗疫过程与经验也被各国称道。尽管由于此后欧美国家相继暴发更严重疫情,韩国表示不能有丝毫松懈,并开始采取一系列更严格的入境检查以防范进一步的输入风险,但其抗击新冠疫情取得初步成果已有目共睹。可以说,韩国此次对新冠疫情较成功应对得益于其2015年抗击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时的惨痛教训以及此后的及时纠错与改进。

惨痛的教训:MERS暴发时暴露的问题

韩国抗疫措施与危机应对能力依然面临考验

最后,疫情蔓延,旅游业受挫,国际形象受损。由于韩国未能在第一时间阻断病毒造成扩散,国内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内需也大幅萎缩,经济几乎濒临“准战时状态”。同时,由于韩国MERS疫情持续扩散,外媒报道加重了各国民众的“恐韩”情绪。各国游客相继取消赴韩游,商务人士也纷纷取消访韩计划,重挫韩国旅游业。此外,少数韩国公民在疑似感染和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情况下仍去国外旅行,其行为也使韩国国家形象受损。

在这种情况下,“理解和支持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托卡耶夫表示,哈萨克斯坦公民应支持国家采取的相关措施,绝不允许制造和引发恐慌,“感谢所有哈萨克斯坦人民的理解、镇定和忍耐”。

美媒:华盛顿州长和特朗普电话会上因这事发生争论

韩国总理宣布再次推迟开学时间 暗示高考将延期 

自本月13日哈萨克斯坦确诊首批新冠肺炎病例以来,该国疫情不断“升级”,现已成中亚疫情最严重国家。截至31日,哈已确诊340例,死亡2例。在确诊病例的分布范围上,哈全国3个直辖市和14个州中现只有1州尚未出现确诊患者。